• 投稿发布入口
  •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初冬 对我记忆最深

    日期:2017-02-06 来源:大学生网

    还没来得急感受秋天,冬天就接踵而来,两场雨后,气温一下降低了许多。霜降刚过,天气突然就冷了起来。树叶纷纷落下,人们不得不纷纷关门闭窗、打开制热空调,添衣御寒。冷飕飕的初冬真的来了。

    唐代诗人杜甫在《初冬》中这样描述,“垂老戎衣窄,归休寒色深。”大意是初冬季节,城里的大姑娘、小丫头最知温暖,春夏是她们最早换上诱人的绣裙,初冬,是她们最先披上斑斓的风衣,围上迷人的丝巾,留给城市一道道、一缕缕靓丽的风景线。

    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不知冷暖,单衣单衫单长裤,要风度不要温度。真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惹的多少年老者眼热,年轻多好。公园里晨练的老人逐渐减少,个个包得严严实实,生怕中了风寒。于是家家户户试水压、通暖气,生炉取暖,准备过冬,成了普通人家寻常事。

    初冬的乡村,田野麦苗青青,一望无际,树上叶子一片金黄,在冬日的暖阳照耀下,光芒四射。面对此景,多少农家少男少女,无不思绪万千,生活有限,宇宙无穷,外面未知的世界才最精彩。如今的农村,大部分盖成楼房,使用上了电褥子、电暖气或风斗烤火,已不在较多呈现土炕柴烧,炊烟袅袅的旧景象。

    回想我三十多年前的学生年代,初冬,对我记忆最深。小学校操场上堆满像麦垛一样的数不清的冬储白菜、窖藏萝卜。教室、宿舍的冷,经常使我想到爹和娘送的“棉窝窝”(农家棉鞋)、热水袋。

    今年初冬,虽然来的有点突然,但没有初冬的过渡,我们怎么能够欣赏到大自然赋予冬的严寒、雪的纯洁、冰的晶莹呢?其实万事万物都是相辅相成的。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