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稿发布入口
  • 当前位置:首页 > 日志大全

    我看见过很记得

    日期:2017-02-10 来源:大学生网

    我记得那一日在一个雷雨季节的夕阳里格外闷热照的街面上行人没有一个急匆匆而那车辆的黑烟又是分外呛人胸口一团低沉不清爽但,此时看上去的夕阳西坠又十分缓慢那些余辉散发的能量就无比强大一分热就有十分的光明反照功能,再看那些店员一个个像刚刚劳累的男女在一起低眉垂目满脸的幻想继续刺激也没有反应很是沉醉在回忆里的想象梦而,艾华的老板娘亦是如此动作却不甘心又想又不愿意地不小心就弄点出声来以此唤醒和刺激伙计们机灵点,我在单位门市外的树荫下懒得看一支点燃的香烟自然而亡那一缕青烟带着我的思绪直上九天云霄以外也不去抽它而那杯妖艳又律动过速的茶,冷静的昏死过去一样再也不喘息娇嗔没有一点蒸腾生气而水面中间的一片薄膜除去深不见底的深邃还有小飞虫在上面搁浅挣扎搅动转动像天上的一大片白云,我拿起杯子照水面猛吹口气那小虫的尸体就飞了出去算是给它送葬再喝一大口还感觉有飞禽的味道我的茶,一斜眼就看见艾华的老板娘又在门头门外跟前晃悠扒睺张望之后,就朝一个卖西瓜的小贩挥手还做勾引手势也不下去叫但,那些小贩也是困意十足心不在焉的没有精神张望也不四下窥探就不一定何时把眼皮抬起来转向艾华这边来,再看过去艾华老板娘的唇语就是:你个死这个你过来啊。

    前文提到过我们单位的位置向南可以直达车站向北东西四散辐射可以直达居民小区还有本市最早的南门菜市场撑腰因此,这里是大小流动商贩和推着瓜果梨桃小车和机动三轮卖家的聚集地虽然他们经常被交警工商和城管羞辱但,他们可算不上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打拼的一群人而且短斤缺两欺老骗幼以次充好和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坑人宰人手术刀快得很虽然我也在这里干过一阵子,就没有学会也因此很怀念惋惜羡慕和自责过他们这一谋生手段也不轻易外传因为,后来我有个洗手不干的同事以前在大商厦门前贩售水果他说:别看被他们撵的四散逃窜千万别小看这些小摊贩那些可怜都是装的,一天下来最少也挣二三百块,我干的早啊那会儿九几年,一天就挣你们一个月的还多他说:我早就干够了,钱挣得不算多比起大老板来但是,自己有楼给俺儿也买了楼再给他结婚再给他买个车,剩下的自己养老花不上咱又不吃喝嫖赌。

    我就看见艾华老板娘的意思是想买几个西瓜犒劳犒劳伙计好让他们清醒一些千万别跑了买卖其实她自己想吃也不能独吞也正巧,今天这位卖西瓜的机动三轮中年男人可不是一个人边上还有他的女儿有十岁不经常来也赶巧,他在低头打盹他女儿却没有因此就有看见艾华老板娘的失常动作就捅她爹一下又指一指,中年男西瓜小贩顺女儿的手指一看又睡眼迷离的一猜一呲牙一挠头的确定然后伸腰扭筋打哈欠抬腿加油踹发动机就突突突,女儿迅速爬到车上与父亲一起开车过来停在马路人行道旁边女儿在车上原地不动只有头脸环顾四周,这西瓜小贩我看见走上艾华家的门头与其谈瓜论价一来一往又摆头又点达也摆手也摇头我读他两的唇语对话就是:西瓜多少钱一斤啊,两毛,便宜点经常买你的,不行卖不着我这个保熟,甜不甜啊,保证甜不甜不要钱,那就割开一个先尝尝,也熟也甜我就要,那不行,怎么不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割开有的是理由在尝完之后不要的你以为我没见过啊财大气粗欺负我们小贩子,不要紧你别怕割开让大家都尝尝只要有一个说甜我保证要,不行吃一个一个的钱。就在此时,风云突变霎时间没有一点变化的感觉一股热风来袭,树叶搅动了天上的几块乌云夹杂着闪电裹挟着雷鸣那一串串铜钱大小的雨点子就像他们两个讨价条件的口水被扔到地上形成吓跑行人的信号像风一样,你跑的越快那些个雨点子就被你砸碎的越是乱七八糟形成风。我就急忙抽身离开树荫的同时我看见那个中年水果贩子已经湿透了白汗衫和头发他,一边尽量把头低下去又一边用力推起机动三轮还把刚才冲过来时的潇洒动作故不得耍而且还要把脸向艾华的门头侧过去还有唇语在发声我就继续猜:恁娘隔壁的,不要我的西瓜你叫我过来干什么,我草你妈。而他的女儿也是被淋湿的样子却在用力遮盖他们的西瓜是她自己这样做,而这父女俩就一个坚定一个仇恨我看见过很记得。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