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稿发布入口
  •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精选

    我的生活似乎回到了原点

    日期:2017-02-20 来源:大学生网

    那年,我打算向镇长提交辞职报告的时候,同事们都大吃了一惊,还有人认为我疯了。同事们说:“现在的工作多安逸啊,衣食无忧。你没有任何积蓄,也没有大专文凭,拿什么资本去打拼啊?”

    然而,在此之前,我常常听到同事们说,“要是我再年轻几岁,我一定会辞职,去闯荡一番”;“要是我取得了本科学历,我一定会跳槽到外企工作”;“要是我有足够的积蓄,我一定开一家大型电器城”;“假如孩子不要我操心了,我一定参加义工组织”……他们一直在假设,从未付诸行动,他们就在这些假设里唉声叹气,抱怨人生。我不想等自己年老时候再抱怨人生,于是,我毅然向镇长提交了辞职报告。

    辞职后,我只身来到了深圳龙岗。在龙岗,只有中专文凭的我,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我每天满怀信心走进一家家职介所,然后沮丧着走出来。万般无奈之下,我应聘到一家家具厂当保安,工资才六百多,但好歹安顿了下来。

    同学新虞知道了我的境遇,给我找了一份电工工作,工作地点在广州城郊。我上中专那会,学过电工,还持有初级电工证。可是,当我马不停蹄赶到广州的时候,在广州火车站待了一整天也没有看到同学新虞的身影。之前我们说好在广州火车站见面的。直到夜色渐浓,一个自称是新虞同事的男人找到了我,他带我来到了新虞的临时栖身场所。一进门,一股刺鼻的霉味熏得人头发晕,还有,这里的楼房和楼房之间只是隔了一米多宽的距离,只要从窗户轻轻一跃,就可以跃对面楼房去。当我看到墙壁上的标语,我就知道我陷入了传销组织。因为墙壁上写着“只要投资一千元,那就足够享用一辈子了”、“想发财吗?加入我们”。我找了个借口,迅速离开了那里,屋里的人也没有拦我,这真是一件庆幸的事情。很多人走进传销组织后就脱不了身,还被人软禁起来。

    怀揣着当保安赚来的几千元钱,我来到了郴州,报名参加了驾驶员培训。一个月后,我拿到了货运驾驶证。很快,我成了一名超市送货员,每天没日没夜地驾驶着一辆微型车,把顾客购买到的大型商品送到指定地点。工作很累,但工资待遇不错,于是我坚持了下来。

    两年后,我和朋友购买了一辆大货车,全国各地跑。这段日子里,我路过了一座座城市,也得到了很多好心人的帮助。记得,那次去南京,因为我们对南京不熟,走错了路线,在街上瞎转悠了几个小时,于是,我跑到街边一家小店去问路,意想不到的是小店老板,关好店门,骑着自己的摩托车,把我们带到了想要去的地方,之后,我们连谢谢都还来不及说,他就已然走远了。当然,我们还被欺骗过,就在我们把满满一车楠竹卸货到扬州一家加工厂的时候,买货人只是付给我们一半的钱,然后就溜了,他还找来一个地痞,粗暴地把我们哄走了。

    我还结交了很多的朋友。有北方的司机老大哥;有南方的以货船为生女船主;有敢于站在一百米铁塔上的农民工朋友;有黑色皮肤的前来贵州山区支教的非洲朋友;有漂亮还超级可爱的美国女人……我每到一个地方,都尝试着用本地的语种讲话,那些奇奇怪怪的发言,让我痴迷,让我快乐。

    九年后,我回到了家乡的一个小镇,通过公务员考试,我成了一个小镇的社区管理员。在绕了一个大圈后,我的生活似乎回到了原点,并没有发财,也没有取得更高学位。但此后,我开始了写作,我把这些年的所见所闻写出来,我相信“行万里路,胜读十年书”,事实上,我的文章被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也陆续发表在了国内多家杂志。更重要的是,我不需要再向身边的人抱怨——“假设我再年轻几岁……假设我有很多积蓄……假设我有本科文凭……”

      相关内容